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京报·新知周刊》

 
 
 

日志

 
 

动物界的外貌歧视  

2007-11-29 16:24:00|  分类: 新知茶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动物界的外貌歧视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7-11-25 5:26:34 · 来源: 新京报

 

世界上最广泛的歧视是什么?既不是性别歧视也不是种族歧视,而是外貌歧视。从招聘要求上的“五官端正”到各种简历上的“免冠近照”,没有谁不被这种歧视“筛选”过。美国作家杰菲斯(Steven Jeffes)经过多年的调查研究写了一本名为《外貌至上》(Appearance is Everything)的书,书中的数据倒是有些骇人却并不出人意料:“好看的人”在招聘中被录用的机会高于“普通人”2至5倍:“好看的人”平均工资高出“普通人”12%到16%:“丑人”被解雇的可能性高于“普通人”2至6倍。另一个著名的例子是,当年尼克松和肯尼迪进行总统竞选辩论,通过广播收听的选民多认为尼克松获胜,因为尼克松的演讲清晰、有条理、有力度;而收看电视直播的选民却多选择了肯尼迪作为胜方———他实在是太帅了。

 

不起眼不等于不重要

 

人的美丑,据说还是有标准的,前些日子还有个量化的《齐鲁美女标准》出台,搞得很多小姑娘“对镜量鼻长”。相比之下,野生动物的美丑,似乎就不那么好量化了。然而,它们也是容貌歧视的牺牲品。

 

日前,广东韶关的几位护林员捕捉到一条蛇,经鉴定为珍稀的“莽山烙铁头”。莽山烙铁头是一种大型毒蛇,体长两米,三角形头部形似烙铁头。这种中国独有的蛇种1990年才被命名,它分布范围极小,过去只在湖南莽山地区有所发现,被认为只有500条左右。此次在莽山以外的广东被发现,对于莽山烙铁头来说真是个好消息。不过对于大多数人来讲,这种隐身在枯枝败叶中的蛇的确是太陌生了。不怪它,谁让它长得那么难看呢。

作为珍稀野生动物的代表,大熊猫不仅广为人喜爱,更是被世界自然基金会选作标志,成为野生动物保育的象征。毫无疑问,大熊猫属于动物界中“好看的人”那一拨,这也为大熊猫保护工作提供了很大的便利。另一些我们耳熟能详的珍稀动物的名字:华南虎、藏羚羊、金丝猴、丹顶鹤……莫不是或威猛或俊美或可爱的家伙。同样是珍稀灵长类动物,白头叶猴和海南黑冠长臂猿的知名度就要远逊于金丝猴,保护的力度也差得多。

 

相比哺乳类和鸟类,两栖类和爬行类的动物就更算得上“丑陋”了。然而它们的受威胁的程度却没有相应降低。根据中国科学院动物研究所发布的《中国物种红色名录》提供的数据,我国两栖动物受威胁的比例为39.88%,爬行动物受威胁的比例为27.52%,这些包括莽山烙铁头在内的生活在阴暗处的或黏糊糊或凉飕飕的动物,很多的境遇比大熊猫危险得多。

 

比如,我国独有的两栖类动物凉北齿蟾,2004年调查时只发现一个栖息地,总面积不到2平方千米,种群不超过100只成熟个体。相比滇池蝾螈,凉北齿蟾算是幸运的,由于栖息地遭到严重破坏,这种我国特有的蝾螈自1979年以来再也没有被发现过,已经被认定灭绝。

 

虫子也不那么讨人喜欢,然而昆虫虽然总数庞大,有些物种也面临极大的威胁,比如与大熊猫同列我国一级保护动物的中华蛩蠊,这是种1985年才被命名的昆虫,栖息在我国长白山区海拔2000米处。别说见没见过这种大蚂蚁似的小虫,恐怕也没有几个人能把它的名字念对。

 

漂亮也惹祸

 

不过,有时候,太漂亮也会招来灾祸。

 

2006年8月,人们在缅甸北部一个偏远地区发现了一种鱼,在观赏鱼爱好者那里,它叫做火翅金钻灯或者珍珠斑马。仅仅被发现几个月后,泰国的一家观赏鱼贸易商就向日本和欧美出口了15000条这种只有2.5厘米长的小鱼,而越来越多的鱼贩子正闻风而动。

 

跟观赏鱼同病相怜的是蝴蝶。今年8月19日,美国鱼类和野生生物管理局一位侦探卧底三年终于将世界上最大的蝴蝶走私犯小岛久吉捉拿归案,这个日本人号称“蝴蝶走私界的印第安纳·琼斯”,与世界各地偷猎者都有联系,能弄到产于各地的珍稀蝴蝶品种。而一只珍稀的蝴蝶标本,黑市价格可以达到几千美元。

 

另一些家伙更倒霉,比如土耳其深山中的一种怪模怪样的甲虫,叫做鹿角锹甲。因为一款叫做“甲虫王者”的电子游戏的流行,它得到了人们的追捧,一只鹿角锹甲在日本可以卖到40000日元,这也刺激了国际昆虫走私贩子的捕猎行为。

 

更离奇的是一种在1933年被纳粹生物学家命名的阿道夫希特勒虫,本来是一种生活在斯洛文尼亚的洞穴中的无眼甲虫,因为这个名字而举世皆知。近几年有些国家新纳粹抬头,这种小“希特勒”却遭了殃,那些新纳粹分子争相以收藏“元首”为荣,导致其数量锐减。有人提议,解决办法就是给它改个名字。

 

但是改名字抑或整容,能改变这些野生动物的命运吗?

 

□瘦驼(山东生物学研究者)

  评论这张
 
阅读(48)|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