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京报·新知周刊》

 
 
 

日志

 
 

如何寻找野生老虎?  

2007-11-05 14:44:00|  分类: 封面故事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如何寻找野生老虎?
 

“虎照风波”只是当前各省迫切希望寻到华南虎的一个缩影。目前,陕西的有关部门在当地组织寻找野生华南虎,而重庆有关部门也宣布开始有偿征集野生华南虎在当地活动的证据,各地的媒体也密集地回顾了近年来各地发现野生华南虎的种种迹象。


然而,寻找野生的虎可不是件简单的工作。光凭单个足迹不行,光凭照片也不行,甚至于关于粪便DNA的鉴定有可能也会有“闪失”。在野外寻了5年华南虎的科学研究人员告诉我们,野外鉴虎,必须要取得一系列的证据链才行。


事实上,这已经是《新知周刊》在一个半月的时间里,第三次讨论虎的问题。9月16日,我们制作了关于“人工繁殖虎制品合法化”的专题。10月21日,我们又制作了关于“虎照风波”的专题。在采访动物学家、动物保育专家的过程中,我们清晰地感到各种外来力量对动物研究学术活动施加的影响。“虎照风波”也成了我们观察当前中国科研环境的一个有趣的切入点。

 

漫长的寻虎路


1999年7月4日,江西宜黄县白竹乡的两位村民晚上去捕蛇。返回即将到村时,两人来到一处稻田,并分别从稻田两边回村。突然,村民袁洪华惨叫一声,另一人赶到时,袁已经重伤不治。


次日,当地林业主管部门会同公安局对现场进行了勘察,发现死去的村民受到正面袭击,头骨被打碎。种种迹象表明那是大型猫科动物所为。同时,当地村民反映曾有人看见3只形似老虎的动物。据此,当时许多专家认为宜黄县境内生存有至少2只成年华南虎和3只幼虎。


这样一场袭击事件引来了国家林业局和科学家们的关注。此前,北京林业大学教授胡德夫、东北林业大学副教授刘伟石等专家就已经组成一支华南虎野外种群调查组。他们很快进入事发区域进行野外调查,并在宜黄县的森林中布设了7台红外线自动照相设备。红外线自动照相设备的布设,被胡德夫认为是野外华南虎调查必需的准备工作。在红外线自动照相设备的“注视”下,华南虎就会现出它清晰的原形。


在布设前,专家少不了做“踩点”工作。调查组走访了当地老猎户、采药人等,搜集近年来有关华南虎各方面的信息,包括信息的类别、时间、见证人等,结合相关栖息地情况分析重点调查的区域。


调查组累计调查样线26条,样线总面积近700公顷,占保护区核心区面积的10%左右。在此过程中,有蹄类动物的数量调查与虎的调查同步进行。
综合了访问调查和初步样线调查结果后,调查组最终能大致确定下安装红外线自动照相装置的区域。“我们主要设置于动物出没频繁的路径和可能的食物场所,希望获得华南虎或者猎物的照片。”


这一调查花了近半年时间,来自中国与美国的科学家无不希望在这里找到华南虎野外存在的线索。然而,结果却显示,可能是野生豹袭击了那位村民,即使是华南虎,也是在更大范围内游荡的华南虎暂居于此。调查队员未见与虎相关的足迹、卧迹、粪便等痕迹,也未听见虎叫声。在整个调查期间,红外线自动照相设备仅拍到2张水鹿、1张环颈雉的照片。


结果令人失望。而这种失望在胡德夫等人的一系列研究中屡屡出现。从2000年开始,野生华南虎调查持续了5年,从江西到湖南再到福建,考察队几乎走遍了历史上华南虎的所有栖息地。但胡德夫一行始终没发现华南虎的踪迹。

 

 

专家意见:或许已经野外灭绝


理由1 罕见华南虎盗食


尽管各地群众反映涉及华南虎的信息也不少,涉及了虎啸、足迹、粪便、爪痕、卧迹、食物残骸等各种与华南虎相关的信息,“但这些证据比较模糊,而且证据时间偏长,都无法确认。”胡德夫指出,如果宜黄的袭击事件确为华南虎所为,那么华南虎不可避免地会盗食家畜。当地农民于1999年4月丢失过一头水牛,但其死因却无法确证。


与此对照的是,在对西藏南迦巴瓦峰地区孟加拉虎的研究中,研究人员发现在1993年至1995年间,该地域共发生302例虎捕食大型牲畜的记录。由此可知,野生虎对家畜的盗食量颇为可观。然而,宜黄境内却缺乏与华南虎相关的猎食家畜的确凿证据。


理由2 猎物资源少


在宜黄县华南虎保护区内,主要的大型有蹄类动物有:野猪、苏门羚、黄麂、水鹿、毛冠鹿等。这些是虎的主要猎物。


科研人员核算出了该区域猎物密度:该地区野猪密度为每平方千米0.21±0.05头,苏门羚密度为每平方千米0.13±0.03头,水鹿密度为每平方千米0.15±0.03头,黄麂密度为每平方千米0.19±0.01头。累加各种大型有蹄类动物的密度为每平方千米0.78±0.12头。


学者对有东北虎分布的吉林大龙岭地区的调查发现,东北虎猎物的密度为每平方千米2.997±0.60头;吉林省张广才岭分布区累加该区域东北虎猎物的密度为3.286头。可见,宜黄保护区内华南虎猎物的密度很低,无法供养华南虎种群。


理由3 植被也是个大问题


“华南虎的栖息地是个综合指标,包括隐蔽程度、食物、水源。”胡德夫指出植被调查发现,宜黄华南虎保护区的食物密度太低,与当地植被覆盖情况也有关系。


该地区的植被以人工林(马尾松和毛竹林)为主。胡德夫指出,这种林地环境缺乏有蹄类动物所需的食物条件。因为天然植被系砍伐后生长的次生林,林相层次结构较简单,灌木茂盛,大中型食草动物通行困难,不利于其活动和取食。


此外,调查组还发现在宜黄保护区的试验区、缓冲区和核心区内均有村庄和农田分布,全年均有生产活动。科学研究人员甚至在海拔1300米处还能见到牛的足迹和粪便等。华南虎的猎物很难在这种条件下生存。

 


鉴虎需要证据链


红外线自动照相设备没能拍下华南虎的照片,甚至连豹的也没有;没有华南虎偷猎家畜的确切记录;没有足够的猎物可供华南虎捕杀;没有足够的适于有蹄类动物生产的植被环境;栖息地破碎化比较严重……在这一系列证据下,调查组认为宜黄地区暂时还未能发现固定区域生活的野生华南虎。


“鉴虎不是说有了足迹或者拍到照片就可以下结论的,而是需要一系列的证据。”胡德夫表示。然而,用这一系列的证据来考证这么多年的野生华南虎调查时,科学研究人员发现要取得充足的证据链还是件非常困难的事。


此前,福建曾报道发现有华南虎的足迹,以及华南虎伤人、捕食家畜的事件。然而后来科研人员证实更大的可能是金钱豹或者云豹。事实上,这类关于华南虎足迹的消息不断地出现在各个曾有华南虎分布的省份。


刘伟石曾经参加了福建的部分调查,但未能见到虎的足迹。“因为南方很少下雪,很难见到足迹,见到的都是很不清晰的,大小也不好判断,所以无法确定是华南虎。”而此后其他科研人员也调查到有一些清晰的猫科动物的足迹,还有粪便等,由此判断当地有大型猫科动物出没。但是足迹比虎的小,它可能是幼年虎留下的吗?刘伟石指出,幼年虎必须在母亲的带领下活动,所以如果是幼年虎,一定有成年母虎和它一起活动,“如果没有大足迹,基本认为是豹的。”


1998年10月,浙江省百山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陆续发现了“虎脚印”和“虎粪便”等“华南虎”的踪迹。1998年10月29日,有人还首次拍摄到“华南虎”的脚印照片。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方盛国等研究人员开始对“华南虎”粪便样品进行DNA分析。他们从皮肤、毛发和粪便中提取获得的华南虎、豹、云豹、獐、小麂、黑麂和毛冠鹿等7种动物的DNA以及这7种动物的混合DNA为标准对照样品,进而对采自百山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的“华南虎”粪便中的待鉴定混合DNA样品,进行了基因鉴定检测。结果确认,百山祖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内,生活着华南虎。当地相关部门随即公布了这一消息。


分子生物学手段是先进的方法,方盛国等研究人员用DNA鉴定的方法在圈内人看来确实是对的。然而,他们认为还是无法为野生华南虎的存在下一定论。


原因何在?胡德夫指出,分子生物学中找的目标基因段不同,做出的结果也不一样,“这个技术还不是很成熟,对不同物种所选择的评判标准现在还处于摸索阶段,究竟哪一段最合适进行研究也还处于逐渐摸索的过程。”


此外,证据链上其他环节的缺失也是一重要原因。刘伟石也指出,百山祖保护区所发现的粪便DNA鉴定是没有问题的,但问题是在后来一两年的进一步调查中没有发现足迹、被捕食动物残骸等其他证据。“可能当时是华南虎正好路过,而不能说这虎长期存在于此,存在不确定性。”方盛国也表示,当地有没有华南虎还要听野外专家的意见,不过当时采用的检测方法并没有问题。


与此对照的是,中国境内野生东北虎的存在经过了一系列证据链的论证,包括食物密度,栖息地环境等。而最为重要的证据还是,研究人员在冬天和夏天都见到东北虎活动留下的痕迹。此外,还有东北虎捕杀猎物的残骸。而在吉林拍摄到的野生东北虎照片,也能说明东北虎确实是存在的。

 

三大证据:虎照、DNA、虎迹


鉴虎过程中,形成充足的证据链才能确定华南虎是否存在,这几乎成了唯一可令人信服的。事实上,每次鉴虎中,这也是惟一科学的方法。当然,这一系列证据中,有三大证据是最重要的。


首先是发现虎的照片。胡德夫指出人进丛林拍虎是非常困难的,一般是采取红外线自动照相装置进行拍摄。


老虎主要在清晨及黄昏活动,白天活动要少一些,而且其夜间视力远超人类和绝大多数草食动物。它们的活动区域主要也是在植被茂密之处。因为老虎一般需要伏击动物,所以隐蔽的条件不可缺少。由此,在隐蔽条件下的老虎也一般不会为人所见。


而且,老虎这些哺乳动物的嗅觉和听觉都非常好,几百米的范围内就能闻到人的气味。“迄今为止,据我知道,在我国没有人能拿着相机在野外拍到很好的照片,即使拍到了也是模模糊糊的。”胡德夫表示也许正因此,才引发大家对陕西镇坪虎照的质疑,毕竟野外拍到老虎,“不是没有可能性,但是概率实在低。”


也正因为直接拍到照片的概率低,科学研究人员一般借助红外线自动照相设备。这种设备能没日没夜地进行监控,只要有老虎(当然也包括其他动物)一出现就会留下“证据”,而且非常清楚。所以,红外线自动设备拍下的照片成了最主要的证据。


此外,是遗传学DNA分析。材料主要来自于虎的粪便、脱落的消化道上皮细胞、带有毛囊的虎的毛发等遗传物质。不过,这一先进的技术目前还停留在究竟如何取样才能得出正确结论的阶段。


剩下的,第三类重要证据就是虎的足迹、挂爪、卧痕等老虎能留下的证据。


胡德夫指出成年虎的足迹宽度不少于12厘米,而豹则要小一些。此外,虎留下的挂爪分两类。在树上留下的就是“树挂”,留在地上的就是“地挂”。


虎与豹的挂爪也有区别。华南虎的爪很锋利,指与指之间的宽度也比较大。但豹的要窄一些。胡德夫等研究人员在江西宜黄保护区发现的挂爪,后经研究发现是熊留下的,“熊挠出的是一片,类似于脱了一块皮。”胡德夫做出区分。


证据搜索应持续


对于野生华南虎的野外调查,在科学研究人员那一直被视为一件好事,一件重要的事。无论是陕西,还是广东、福建等地展开的华南虎野外调查,都是有其价值的。“不过,目前各省找到华南虎的愿望都很迫切。”胡德夫指出当时在宜黄调查时,快到宜黄县,就会看到“华南虎之乡”的大牌子。


事实上,在陕西镇坪也是如此。“游自然国心、闻华南虎啸、品镇坪腊肉”,镇坪县也出现了这样的广告牌。


不过,胡德夫指出,我国国土面积很大,调查断断续续都有,但涉及的面还是有限。由此,这种证据搜索的过程应该持续,进一步核实到底有没有华南虎。而且证据之间要互相支撑,单凭单方面的证据确定有虎则显得草率。


此外,调查中保持平和的心态不可少。之前华南虎被视为害兽,赶尽杀绝,今天我们又希望它在短时间内重现。“华南虎又不是幽灵,你想让它走就走,来就来?”胡德夫认为有经济利益在里面。此前吃了几头猪,经济利益受损。而今天虎回来的话,又能给我们带来经济利益,“这种心态是不对的,我们首先应该考虑的是人与野生动物的和谐共存。”


在采访过程中,还有一位虎类专家对野外鉴虎活动透露出了一些更深的忧虑。他表示:包括自己在内,研究者们有很多相关资料,但却很少与媒体联系,公开这些资料———按理说,这样的科普活动应该是自己工作的一部分。专家意味深长地道出自己的担忧:第一是怕引起偷猎分子的注意。其次,如果将科学认定虎足迹的办法讲解得很细,那么造假的人就很容易造假,“那么以后辨析起来就更麻烦了。”

 

新知专题采写/本报记者 李健亚
本专题图片除署名外均由刘伟石提供

本专题感谢:
胡德夫(北京林大生物科学与技术学院教授)
刘伟石(东北林大野生动物资源学院副教授)
方盛国(浙江大学生命科学学院教授)
关克(陕西林业厅宣传中心主任)

 

 

相关阅读:

 

动物学家为什么避谈虎照真价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b2b7de201000cir.html

 

  评论这张
 
阅读(13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