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京报·新知周刊》

 
 
 

日志

 
 

中韩神话究竟是什么关系?  

2007-11-06 15:26:00|  分类: 新知茶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纠葛:中韩神话的前世今生
 
www.thebeijingnews.com · 2007-11-4 9:25:19 · 来源: 新京报
 

正在韩国首尔新闻中心举行的“公开韩国神话本来面貌”学术大会上,梨花女子大学教授郑在书即将提交一篇题为《寻找失去的神话》的论文。国内的报道让部分读者的神经又开始紧张起来,因为文化遗产的来源争议,使得中韩文化相互影响的研究,在社会舆论中变得十分微妙。郑在书教授从时间空间的不同角度剖析中国神话的混成特性,提出中国神话是超越单一民族的“东亚神话”,这一认识在目前全球化的学术语境当中还是略有胆识的,其他关于中国神话的来源与后起的特征,粗看也可能只是传统观点的一些延发而已。

 

中国古代神话与埃及、印度、希腊等古文明神话的最大区别之处在于,中国神话缺少系统的神谱,诸如天地创生、人文初始的神话传说,或者如盘古出于汉末三国,或者如伏羲黄帝莫衷一是。大家熟知的女娲补天,比较完整的叙述还是见自于汉初淮南王刘安编纂的《淮南子》一书中。郑在书教授引用的《山海经》当然也是更早期的一部神话传说的别传,然而也并未比《淮南子》更早出许久,而且其中的故事原型也是吉光片羽,尤如断烂朝报让人难以确晓其中的奥妙。

 

而且中国的古代神话与中国的古史宛如一对连体的婴儿,难以准确地区分两者的界限。在甲骨文出土之前,黄帝甚而直至武王伐纣的历史都被激进的历史学家一古脑儿扫入了神话传说的范畴,几乎将中华文明史腰斩。虽则近年来众多的考古实物与出土文献使得部分学者如李学勤先生等重提“释古”,开始恢复对古史传说的信心,但早年间顾颉刚先生的中国历史“层累造成”之说仍然不能被轻易推翻,对于中国神话这一论断依然有效。郑在书所谓的中国神话时间的混成性,也由此而来。并且应该承认,报道中抉出的关于炎帝、蚩尤作为中华祖先神是非常晚近的说法,也符合现实。炎帝与蚩尤神格地位的上升是在新的民族国家整合的过程中一个“近代化”的产物。

 

但是另一方面,中国神话被定位为“东亚神话”,并不应该被简单理解为中国是神话的单向进口方,相反这体现出中国大陆的上古强势文化作为东亚主体文化强大的包容能力。钟敬文先生的民间传说研究很早揭露出中国神话传说中所具有的多民族特征,只是未形成体系性的论述。中国神话的空间混成性,与早期中国的民族融合和文化交流大有关系。目前至少可以把上古的东亚族裔划分华夏、藏缅、侗台、苗瑶和北方的阿尔泰五大族裔,而华夏文明及其后裔应该也可以视为是这些文明互相交融的集大成者,因此在汉族的古史当中黄帝的子孙几乎遍及了东亚大地。在祖源一体的神话模型当中,神话也如同考古发掘的地层一样有着层累的构造,通过对文献传说的爬梳整理,原来模糊的古代神话的面貌也将越发清晰起来。

并且,这种神话的地层构造也并非中华文明独有,正如中国神话由于早期人种的交流而杂色纷呈,朝鲜半岛的早期民族也并非高句丽一族。郑在书教授着重提到的炎帝、风伯、蚩尤,一般都可分别归入西戎、东夷和三苗的系统中去,或许郑教授是意在将韩国与东夷文化做一个打通,然而高句丽族所具有的鲜明的阿尔泰特征却是不能一笔抹煞的。从这个意义上说,韩国神话的历史地层,也应该在东亚神话的框架之内进行认真的检讨。

 

□王晓熊(上海 语言学博士)

  评论这张
 
阅读(7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