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京报·新知周刊》

 
 
 

日志

 
 

假如人类完全灭绝……  

2007-12-27 18:09:00|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美国科普著作《没有我们的世界》作者韦斯曼来京
最糟的发生了,可生命还在继续


艾伦·韦斯曼个头不高,有一头栗色卷发,皱眉的时候整个额头都会凸出来。他操着纽约腔的英语,像任何一个刚来中国的老外一样和中国朋友们讨论着中国菜。为了写作《没有我们的世界》,他走访了40多个国家,探究被人类文明淡忘的地方:曾发生核泄漏的切尔诺贝利、三八线非军事区、波兰的原始森林。他向许多科学家提出了同一个问题:“如果人类消失了,世界会成什么样


调查始于“命题作文”

 

“这本书的结论是:如果没有了人类,大自然会活得好好的,但人类却无法离开大自然。”韦斯曼很感触地说,他没想到自己在给全书结尾的时候,会产生如此强烈的情感。

 

为媒体撰稿的韦斯曼写过各种各样的文章,比如美墨两国边境、哥伦比亚的乌托邦小镇、超自然力等。他甚至还写过个人家庭的秘密,调查杀害他祖父的凶手。然后,科学一直是他关注的话题之一。他曾写过一篇关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在60年后现状的文章。后来《Discovery》杂志的编辑找来,带来了一个问题:“如果所有的地方都被人们遗弃了,那会怎么样?”

 

这是一切的开始。为解答这个问题,他为杂志写了一篇文章。在此后的三年中,带着出版社的资助,韦斯曼走访了40多个国家,受访者包括各地的考古学家、建筑工程师、生物学家、艺术保护者、钻石矿工、海洋生物学家、天文物理学家,并最终完整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人类终会消失,地球仍会治愈

 

这么多科学预测怎么做出来的呢?韦斯曼所做的并不复杂,只要问一个问题:“人类消失后,会发生什么事情?”这是一个充满想象力的问题,很多人在回答问题之外,还会饶有兴趣地问他其他科学家是怎么说的。这些答案形成全书内容的核心。

 

地铁工告诉韦斯曼,如果没有人用水泵不断把水抽出来,纽约最薄弱的一环地铁半小时之内就会被淹没,不出三天整个城市就会陷入一片汪洋,而植物则到处生长出来。建筑师告诉韦斯曼,自动拆除房子的原理很简单,只要在屋顶上钻一个孔,雨水就会从孔里流下,腐蚀掉水泥和钢筋材料。工程师告诉他,没有人维护的大桥内,钢铁热胀冷缩,伸缩节被尘土堵塞,顶多两三个世纪,再强硬的大桥也会倒塌。

 

考古学家告诉他,人们消失后,大象等野生动物会突然繁衍起来。环境物理学家告诉他,人类消失后,过多的碳元素会被海洋吸收,但要大约10万年后二氧化碳的含量才会恢复到史前水平。材料学家告诉他,人类消失后,数十亿只塑料袋还到处在飘荡,只到几百万年后,才会出现以此为食的生物。

 

博物馆管理员告诉他,名画会随着时间脱色分解,但保存良好的纸张可能会如埃及羊皮纸一样长存,陶瓷因为成分和化石差不多,所以还能保持多个世纪,青铜则更加丝毫未变,而电台电波则永远存在于宇宙之中。

 

也有一些令人感到悲哀的采访者。比如还住在切尔诺贝利,不愿离开家园的老人。比如一个名叫Les Knight的人,他是一名善良而睿智的科学家。他相信,人类是失败的,对地球最好的办法就是停止生育,志愿地慢慢走向灭绝,“这样每年地球都会越来越美丽”。韦斯曼觉得他悲哀但令人尊重,但他更愿意看到的,是在合适的人口数量下与地球和谐相处。韦斯曼支持另一位科学家的说法:“如同任何一个种群一样,人类也会灭绝,我不会担心这个,而即使人类做了很多坏事,但地球依旧会治愈。”这点给他全书的基调带来了启示,所以他说,“在写这本书的时候,我深感绝望,但当我为这本书画上最后一个句号时,我却看到了希望。”

 

大自然能容忍巨大的变化

 

这些希望和宁静是他慢慢在旅程中找到的。最打动他的地方之一是波兰的原始森林。因为多年无人打扰,那儿有着罕见的多样性植物。“我看到了我一辈子都见不到的树,这是你永远没法忘记的时刻,感觉好像回到家一样。当自然遍及你周围,当植物按照它们自己的方式生长,这就好像一段神圣的经历。”韦斯曼觉得当时自己处在了生命的起源,他把这块地方的内容放在了全书最首章。

 

不仅在自然保护区有这样的场景,即使是在纽约这样的都市,韦斯曼也发现了一段被遗弃的地铁,仅凭远方飞来的灰尘变成的少量土壤,这里已经野花遍地,苹果树生长,成了“城市中央的一条绿带”。在塞浦路斯曾经饱受内战、整整33年无人居住的区域,他也看到了树木从屋顶长出来,人行道边长满了野花。 “不出500年的时间,所有人类的城市都会成为植物的天堂。”这是他得出的结论,他很高兴。

 

动物同样会回来。朝鲜半岛中部的非军事区成了亚洲许多野生动物的避难所。丹顶鹤在世界上只有1100种,但大部分都会在这个“和平公园”过冬。

 

乌克兰境内的切尔诺贝利由于核设施爆炸,曾受到超强辐射。尽管一些桥仍因过热而无法穿越,韦斯曼还是看到了很多驼鹿、山猫和受过辐射的野鹿生活在那里。核电站附近有一种田鼠,生命周期比原来短了,但生育年龄越来越早,生育也越来越多。原来,动物和植物完全可以通过变异来适应周围环境,大自然能够容忍巨大的变化。

 

“我走过的所有地方,包括污染最最严重的地方,现在都有野生物种去占领,人类摧毁周边环境的过程已经持续了几千、几万年,但是大自然总有能力去复原。最糟的事情发生了,但生命还是会继续。”

 

韦斯曼总喜欢举恐龙的例子来强调生命的反弹能力,“小行星撞击地球后,地球上95%的生物灭绝,几百万年以后,一些小型生物走到了地面上,我们就迎来了巨大的恐龙时代,几百万年之后,又有一颗小行星撞了地球,恐龙也灭绝了,但此后又迎来了新的时代。”

 

人类留下的还有充满精神的东西

 

韦斯曼去过40多个国家进行调查研究,在他的书目参考文献里,引用了87种书,237种论文。他用一种实在的科学家的态度在写这本书。然而,一路上,他都在被一种精神性的东西打动。从像伊甸园一样的波兰原始森林开始,他就希望读者能感受到,科学在发展,但有些东西人类永远不会知道。

 

采访对象中有一些是宗教徒。他在与之对话时也受到了启发。一名日本僧人从他的书中看到“万事皆空”的哲理,他从没听说过这点,却觉得很有道理。

 

科学与宗教一定会有交融的地方。韦斯曼说,最近很多科学家在和宗教界人士对话,一起讨论自然和宇宙。明年四月,他还会参加一个天文学家和宗教人士参加的大会,一个“严肃的会议”,出席的是“严肃的科学家和宗教人士”,他们会一起讨论如何探索宇宙。而他接下来的一本书,可能就是科学与宗教的内容。

 

还有一样东西科学无法解释,那就是艺术。

 

“当我听着贝多芬的第六交响乐时,我会相信上帝是存在的,因为我不相信人类会创造出如此美丽的东西,即使贝多芬也知道这点,他在乐谱的边缘上写了一行字:“这不是我写的‘。”

 

一段伟大的音乐、一张保存下来的图画、青铜、宇宙中回荡的电台电波,这些都是人类文明的一小片段,百万年过去后,“存留下来的不仅只有塑料袋等肮脏的东西,同样也有美丽的,充满精神的东西。”

 

韦斯曼写好的手稿第一个读者就是他的妻子,一名做青铜的艺术家,一想到妻子的作品会比他们多存活上几千万年,他就觉得很美。

 

采写/本报记者 金煜

  评论这张
 
阅读(123)|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