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京报·新知周刊》

 
 
 

日志

 
 

批评与自我批评  

2008-02-26 17:22:0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偶然搜索本周刊,才发现了这篇文章。
文章中所指出的,恰是本周刊的问题之所在。
特别感谢这位作者。
感谢各位读者的关注与帮助。
也希望《新知周刊》的读者们继续关注与帮助我们
及时为我们指出工作中的问题与错误
我们一定会及时改正,努力把新知周刊办得越来越好。。。
 
 
 

不靠谱的《新京报新知周刊》

来源:http://snowyowls.blogbus.com/logs/10192979.html


在网上看到这样一篇文章《今夜,你看帕佳索斯星系了吗?》说的是9月16日的新京报新知周刊在一篇文章里把星星的矢的飞马座翻译成了“帕佳索斯星系”,连英文都搞错了Pegasus变成了Peasus缩写成Peas,天马流星拳变成了天马豌豆拳。这让我想起了9月23日的新京报新知周刊发表的《鸟类世界的“奥德赛”——科学家发现鸟类最长迁徙路线》在这篇文章里也有如出一辙的乱译。

 

首先,文章的标题就让人生疑,“科学家发现鸟类最长迁徙路线”。有一定鸟类知识的人应该知道,斑尾塍鹬的迁徙路线虽然很长,但决不可能是最长的。一方面,从东亚-澳大利西亚鸟类迁徙通道经过的鸟类有很多种,这些物种很多都是每年往返于亚洲、北美洲的高纬度地区和澳大利亚之间,与斑尾塍鹬有着相似迁徙途径的鸟类绝不止一种两种,倘若斑尾塍鹬能成为迁徙路线最长的鸟类那么堪当这一称号的鸟绝不止一两百种。另外,也是最重要的一点,人类早在 1980年代之前就已经通过环志的手段发现北极燕鸥每年往返于南极和北极之间,纵贯整个地球的旅程,无论如何也会比从阿拉斯加到南极的旅程要长得多,事实上,维基百科的条目提到,北极燕鸥的迁徙旅程有24000英里,约合38000公里,这比斑尾塍鹬的2.9万公里要整整多出了1万公里。如果我们打开USGS这个研究的页面就会发现,人家从来也没有提到过“发现鸟类最长迁徙路线”。不知道这个最长迁徙路线是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

 

 

斑尾塍鹬迁徙路线

批评与自我批评 - 新知周刊 - 《新京报·新知周刊》

 

北极燕鸥迁徙路线

批评与自我批评 - 新知周刊 - 《新京报·新知周刊》

 

不靠谱的错误还有这里:

 

“斑尾塍鹬属于陆禽。陆禽在飞越海洋的时候是不会停下来进食饮水的。对“E7”的卫星跟踪就表明,在没有大片陆地的时候,它决不停歇。”

 

“游涉猛,攀陆鸣”是按照生态类群对突胸总目鸟类进行的分类。陆禽(terrestrial bird)是指喜在地面活动的一类鸟,包括鸡形目和鸽形目的全部鸟类。而班尾塍鹬在分类学上属于鸻形目鹬科,鸻形目的的鸟类伴水栖息,因此属于涉禽(wading bird)。

 

更离谱的笑话在这里:

 

“‘斑尾塍鹬是几百种每年进行长途迁移的鸟类的一种。’鸟类全球飞行协会(Bird Life’s Global Flyways)的官员维基·约翰说,‘迁移鸟类很依赖一系列惯有的停留地,它们可以在那恢复体力,重新精神焕发地出发。’”

 

“而新西兰的‘鸟类生活’组织负责人迈克尔·萨波则表示,媒体对‘E7’的关注是好事,‘媒体对‘E7’在新西兰的关注可以帮助世界各地的人们意识到这种鸟儿的神奇。’”

 

“鸟类全球飞行协会”“鸟类生活”这是多么富有想象力的译名啊! BirdLife International原名International Council for Bird Preservation,是一个从事鸟类研究和保护工作的国际性学术组织,在1980年代末改名为BirdLife International为的就是life这个单词在英语中兼有生命和生活的含义,希望借此双关来强调鸟类与人的关系,拉近学术组织与公众的距离。由当时在BirdLife International工作的香港鸟类学家陈承彦先生将其中文译名确定为国际鸟盟。现在“国际鸟盟”变成了“鸟类全球飞行协会”、“鸟类生活”,咋听都像是《汤姆和杰瑞》里的啥组织,陈承彦是不是上吊的心都得有了?

 

发现“天马豌豆拳”的那个家伙说,“本来我想大声呼吁一下科技记者要提高自身的科学修养,不过转念一想,我呼吁有什么用?何况在中国,非天文科班出身而懂得Pegasus是飞马座的人,估计是不会去当科技记者的;一个非天文科班出身的科技记者要是修炼到了见到Pegasus不假思索就能译成飞马座的程度,估计早就跳槽了。”不知道他看到“鸟类全球飞行协会”之后还会不会这么厚道。我注意到这两篇极富想象力的“科普文章”都是同一位作者金煜编译的,看来《新京报》还真是把这位金煜当作无不知百事通了,天上的东西全让这哥们一人攒弄,问题是这哥们实在太不靠谱了,对于自己编译的内容,那怕去验证一下原始来源这样必须的工作都不愿意去做,对于自己不了解的译名,那怕去维基百科查一下跨语言链接这样简单的工作也不愿去做,每周都胡乱拼凑一篇垃圾糊弄读者。不靠谱的新京报新知周刊,实在对不起它卖的那一块钱!

 

  评论这张
 
阅读(8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