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京报·新知周刊》

 
 
 

日志

 
 

傅德志:本来训一训那农民就行了  

2008-07-07 19:09:00|  分类: 人物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首位实名质疑“纸老虎”的植物学家披露“打虎”历程

傅德志:本来,训一训那农民就行了

 

http://www.thebeijingnews.com 来源:新京报

 

“要找傅老师,那就晚上给实验室打电话吧,他每天都在。”傅德志的一位学生告诉记者。果然,每次晚上联系,他都在实验室内。

 

傅德志,一位因为“打虎”而被公众知晓的植物学家。不过在他看来,这样的出名算不了什么。事实上,在他公开实名质疑“周老虎”的真实性后,《新知周刊》就试图对其进行专访,但因为担心被误会为“炒作”而屡遭拒绝。如今,“周老虎”事件勉强算是尘埃落定了,傅德志终于向我们回顾了追击制假者的那些日子。

 

 

事件起因
我不是主动介入打虎

 
新京报:去年10月12日,陕西省方面宣布发现华南虎的消息一传出,许多科研人员都看了消息,有些人也发现了疑点。你是怎么发现疑点的?

傅德志:我的反应跟大多数人一样。我是12日晚上看到的新闻,回家躺在床上一想,觉得有点别扭。仔细想想,是老虎和它头顶叶片比例的问题。我不是动物学家,不懂老虎,只是觉得别扭。

13日,我就顺手写了个帖子,说照片和新闻疑点太多。与其他人比较起来,我有个优势,因为有个植物学家和植物学爱好者自己办的植物学专业网站———义妹网站(www.emay.com.cn)。

 

新京报:科学家开博客的比较少。你为什么会想到使用博客和论坛?

傅德志:博客算是免费的仓库吧,我把自己的东西存上去,这有助于我的工作。论坛也很有用,可以利用网络来进行学术交流,传播学术思想。有时候有一闪念的思想,我就把它放到网上,很方便。

 

新京报:怎么会想到在自己的网站、博客上实名“打虎”呢?

傅德志:最开始我并没有把它当成个事。看看我以前的帖子就知道了,我在10年前就开始用实名了。原因很简单,因为我贴有学术文章,假如有人剽窃我,那么最早的纪录在网站上摆着,是有据可查的。当时发周老虎的帖子,也是用的实名,习惯了。

然后就被记者看到了。因为有我的实名,很快找到我,问我能不能发。我说写出来不就是为了给大家看的嘛,你们愿意发就发去吧。我也没当多大的事。没想到一发出来影响有那么大。其实整个论证周老虎为造假的过程中,我植物学的内容很少,只有虎叶比。我只有植物学的知识,别的也说不了。

 

新京报:所以,你并不是主动要介入“周老虎”事件中?

傅德志:我主动介入这个干什么?当时有记者问我,这东西敢不敢发。其实一开始我也没同意发,只是告诉那记者,把我写的东西给地方政府看看———你看科学家都出来说话了,把农民(周正龙)叫出来训一训就完了。当时我还非常自信,认为这个事情非常简单。
 
 
争执经过
“纸老虎”碰到我,算它倒霉

 
新京报:我们最初报道质疑“周老虎”时,也有些科研人员表达了他们的质疑,但嘱咐我们不要透露真名。你是首位实名“打虎”的科学家。没什么顾虑吗?

傅德志:确实有人会有些顾虑。不过,我是林业部自然保护区的评委,同时我还是国家环保总局的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评委,等于是国务院委托的专家。这是我的优势。尽管我这么激烈地批评陕西省林业厅,但他们的领导对我还是客客气气的,很在意我的这个身份。

 

新京报:这个事件持续了那么久,会耽误你的科研工作吗?

傅德志:不耽误。这也是一种乐趣,也是一种研究。我也有自豪感———植物学家同样也能在重大问题上作出贡献。国家养我那么多年,现在碰到了问题。这不是我们的责任吗?

“纸老虎”碰上我,算它倒霉。去年我花了大量时间在做被子植物分类系统的研究工作。因为这涉及到世界上十七八个分类系统,一个系统几万个属,计算工作量就海了去了。

去年10月份之前,我差不多全部的精力都投入其中。到9月底,才轻松一下。10月12日正赶上出华南虎。否则,即使出10个华南虎我也管不了。那时连网都没有时间上。

 

新京报:当时网上也有很多人批评你。能接受吗?

傅德志:我都是网龄10年的老网友了。他们怎么争论,怎么吵,我看都不看。
 
 

最终结果
周正龙只是演员

 
新京报:中途有没有想过退出来,不理这事了?

傅德志:想过啊,但退不出去。我也是有别的事要做,就盼着快点结束。后来,我愤怒了,造假痕迹这么明显,却一直拖着。造假者也不是那么轻易会认输的。

 

新京报:造假痕迹这么明显,为什么能折腾那么久?

傅德志:或许是因为利益关系吧。我也不太清楚。我在博客里也很少谈论制假的意义。科学家只能告诉公众,照片是假的。

 

新京报:按照你的想法,“周老虎”事件应该以一个什么样的方式结束?

傅德志:我并不关心当事人的处理,处不处理他们对我来说都没什么。但必须确认一点,照片是假的,否则我不会罢休。只要有政府机构宣布,周老虎是假的,说“我们以前是上当受骗”就行了。一开始我觉得只是个关于科学事实的争论,政府官员不太懂科学,结果被骗了。

 

新京报:现在结果已经出来了,满意吗?很多网友认为周正龙是“替罪羊”,你怎么看?

傅德志:非常满意。我曾让学生拿着道具去拍摄,要照出“周老虎”那个效果来。他们照了不少,能照出点意思,但没有人家效果好。我们认真拍都拍不出,周正龙能做到吗?拍“纸老虎”用的照相机比较好,照相技术也好。周正龙就是个演员。《拍虎》剧组的人给我打电话听建议,我说让周自己来演。他就是个演员。
 


■植物专业 

不着急出书的科学家

 

作为一位植物学家,傅德志认为植物分类在整个生物学科中是最基础学科。“无论做什么样的研究,你总得知道研究对象叫什么,是什么。植物分类学研究还得知道各类植物之间有什么内在的联系。”

 

只是植物学分类是因果关系不太明确的学科。同时由于其过于基础,植物学界的人通常都会感觉有些枯燥,“总是涉及到大量的记忆。”傅德志就是在做着这一有些枯燥的研究。2004年,他的裸子植物新分类系统在《Kew Bulletin》杂志发表,其理论体系就是苞鳞种鳞复合体演化理论。“从我国植物学学科建立以来,这是首次在国际发表高等植物大类群的分类系统。”

 

种子植物分裸子植物和被子植物两类。裸子植物的种子长在叶子表面,暴露在外面。而被子植物的种子则长在果实里面。在他看来,裸子植物生殖器官(球果)是压缩变态枝条体系,“不同的裸子植物尽管差异很大,但生殖器官形态学本质一样。”

 

在他的裸子植物新分类系统中,主要有两大纲:苏铁纲和松柏纲。这个新分类系统的一大贡献就是可以确定银杏在裸子植物大家族中的位置,“现在,很多植物学家对银杏类的归属不是很清楚,说不清楚究竟与苏铁类近,还是与松柏类近。”但用苞鳞种鳞复合体演化理论来看,银杏应归属于松柏纲。

 

而在论文发表前,傅德志也早就用这一新分类系统发表了一类新类群,裸子植物新科竹柏科。“当时我还没有提出我的理论体系,但在脑中已经有理论雏形了。看竹柏科很不一样,就把它们从原来所在的类型中提出来,单独成立一个新的科。”

 

傅的新分类法在多大程度上被同行接受,他本人也说不清楚,“究竟有多少影响还不好说,这涉及到观点问题。我的观点不见得别人就能接受。我们这个学科周期比较长,比我们的生命还要长。谁更有生命力,这必须要由时间来检验。”

 

傅德志觉得自己的学术思想还是有值得“吹嘘”的地方,同时本人又是一个熬得起时间的人。

 

当时发表依据自己的苞鳞种鳞复合体演化理论体系在国外发表裸子植物新分类系统时,傅等了4年。傅德志总结自己做科研的一个体会就是:不要急着发文章、出版著作。假如认为是成熟的东西,就不用怕出版时间。

“2001年,被子植物分类系统的比较我早整理完了,但还没有出。按说当时我是植物所的副所长,出本书是很容易的事。”但他觉得当时的研究方法不好,所以又思考了很多年。

 

傅德志很自信,“我这个数字图谱,即使放5年,国际上也没有人能做到我这个阶段。”在陕西华南虎事件中,傅德志将科研时间分了大半在打虎上,不过他觉得也没什么了不起。他相信自己的学术思想还是很“超前”的。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李健亚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