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新京报·新知周刊》

 
 
 

日志

 
 

法国汉学家错把“吐蕃”作“吐波”  

2009-06-22 13:12:00|  分类: 新知茶座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权威离事实有多远?

http://www.thebeijingnews.com 来源:新京报
 
法国汉学家错把“吐蕃”作“吐波” - 新知周刊 - 《新京报·新知周刊》  
据法国汉学家伯希和说,雷慕沙是第一个定“吐蕃”读音如“吐波”的人。 资料图片
 

近日,2009年高考全国卷语文试卷的第一题“字音辨误”中“吐蕃”一词的读音,成为一时争论的焦点。在权威读物《现代汉语词典》的第四版、第五版上,对“吐蕃”的注音,竟分为“tǔfān”和“tǔbō”。这两版《现代汉语词典》都是21世纪以来的新订版本,而在不到10年的时间里,对于“吐蕃”一词的读音竟也莫衷一是,也难怪学生与命题教师们难知取舍。

 

对于“吐蕃”一词的标准读音,其实语言学界许多大方之家都曾经进行过清晰的梳理。小子不揣浅陋,对这些论述稍加通俗整理,择其精要,以飨大众。

 

在中国历代字书韵书当中,“蕃”字只有两读,折合成今音,都读为fan,声调则有阴平和阳平之分。“吐蕃”一词,在唐代还是读fan,有唐诗为证。一是白居易《缚戎人》句“自云乡贯本梁原,大历年中没入蕃”,“蕃”、“原”二字押韵;一是贾岛《寄沧州李尚书》句“沉谋藏未露,邻境帖无喧。青冢骄回鹘,萧关陷吐蕃”,“喧”、“蕃”二字押韵。此外,元代胡三省《通鉴音注》中注“吐蕃”中“蕃”的读音为“甫袁反”,正是今天fan的读音。

 

从这些古注就可了解,唐宋以来,有关“吐蕃”的读音大体无异。那么,“tǔbō”的读音起自何时呢?据法国大学者伯希和《汉译吐蕃名称》一文,可能是法兰西学院第一位汉学教授雷慕沙(Abel Remusat)最早据清代称西藏为“图伯特”(Tibet),而改“吐蕃”读为“吐波”。后来大学者劳费(Berthold Laufer)又考证“图伯特”一词是辗转借自蒙古语、突厥语。此读还影响到中亚伊斯兰经典中对西藏的称呼。伯希和在这篇文章中检讨了有关当时“吐蕃”两种读音的渊源,最后他自己定论认为应当服从中国古代注音读“吐番”为宜。

 

伯希和这篇文章问世距今已有近百年的历史,然而关于“吐蕃”读音的争论仍未平息。上世纪三十年代以来,中国学者仍有支持“吐波”读音的著作文章。究其原因大概有这两点:第一,认为古代藏人自称为“bod”;第二,用“番”做声符的字当中确实有读o韵母的,比如“播”,“鄱”。这两条理由可以稍做解释。关于“bod”是藏人古称,确实有之,不过这是对人的称呼,而非国家的称呼。在《唐蕃会盟碑》碑文中,吐蕃自称dbon。这个读音与唐代“蕃”音颇近,所以对译古藏文的实例,“蕃”读如“波”实在是舍近求远;关于第二点,“播”与“鄱”在古代韵书当中的反切,折合成今音是完全合乎规则的,而偏偏“蕃”却找不到读bo的证据。中国古代对译古族地名的特殊读音,一般都有文献佐证,比如“可汗、阏氏、单于”这些词在今天口语中的读音,都有古代反切的对应证据,而其中惟读缺漏了bo的注音——如果是真的,该算是极小概率事件了。

 

《现代汉语词典》中“tǔfān”的注音,是由老一辈语言学家吕叔湘、丁声树先生定下来的。他们定音的理由应该无出乎上述几条。第五版的修订究竟何据?以我的揣度,大概是“从俗从众”的语言规范“四字真言”在起作用,在文献上有失据之嫌。作为语文水平基础能力体现的高考语文命题,迷信“权威”,忽视“事实”,也暴露出了当下中国教育的通弊:教条。

 

□王晓熊(上海 语言学博士)
 
 

  评论这张
 
阅读(121)|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